歡迎您訪問亞邦醫藥網 今天是:
聯系我們
被藥廠誣陷 醫藥代表狀告藥廠名譽侵權獲賠45萬
作者:亞邦電子商務 來源:紅網 日期:2013/5/15 0:00:00
字體:【

  7年前,孫英杰是昆明圣火制藥有限責任公司的一名醫藥代表,當他發現自己所代理的藥品有質量問題想退出時,不想竟會惹來一場跨時7年多的“麻煩”:藥廠不僅在浙江全省醫藥市場發文,誣其“私刻公章,涂改發票,挪用、貪污貨款高達百萬元”,而且多次報案致其兩次被抓身陷囹圄。為此,孫英杰與藥廠打起了名譽侵權官司,向藥廠索賠769.3萬元。日前,浙江省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令藥廠賠禮道歉,并賠償其損失45萬元。隨后孫英杰表示,他對賠償數額不滿意,準備向省高院上訴。

  退出代理惹“麻煩”

  孫英杰是湖州市居民,1997年開始為昆明圣火制藥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圣火公司)做醫藥代表,代理圣火公司的3種藥品。后來他發現該廠的藥品出現了質量問題,遭到一些醫院及藥店的沒收或退貨,就準備退出代理。

  1999年7月,孫英杰去圣火公司結賬,明確表示不再做了。他答應欠公司的一部分貨款可以繼續追繳,然而追繳貨款的工作并不順利。2000年6月,他委托律師給圣火公司發了一份律師函,稱尚有應付款60萬元,由于產品質量導致呆賬,要求公司派人來一起清理結算,承擔相應責任。

  同年6月22日,該公司向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報案,稱孫英杰侵占公司貨款100多萬元。官渡區警方派員和圣火公司人員一起趕到湖州,在該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的協助下將孫英杰傳喚。孫英杰拿出了律師函,表明事件真相。于是雙方一起清賬,結果顯示,孫英杰還欠圣火公司59.8萬余元。于是,雙方簽了一份結算單。當著警方的面,圣火公司人員拿走了所有的應收款憑證。

  昆明官渡區警方稱,既然只是欠賬,就不再插手此事了。湖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也出具了一份聲明,表示此事不涉嫌犯罪。

  被誣告兩次失自由

  但讓孫英杰沒想到的是,事隔兩年之后,2002年7月,圣火公司又向昆明站地區分局經偵大隊報案,理由仍是孫英杰涉嫌職務侵占罪。昆明站地區警方于12月31日在湖州將孫英杰刑事拘留。

  昆明站地區公安分局向站地區檢察院報批逮捕,站地區檢察院經審查,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予批捕。2003年1月31日,站地區公安分局給孫英杰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孫英杰走出看守所。

  2003年6月13日,孫英杰起訴圣火公司,稱2002年5月由于圣火公司單方面撤銷了孫英杰的收款權,致使他已創的銷售業績無法依約獲得代理費。孫英杰向圣火公司索賠91.6萬余元。2003年11月4日,湖州市南潯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令圣火公司償還孫英杰91萬余元。

  然而,2003年11月18日,昆明站地區公安分局又以孫英杰涉嫌職務侵占罪,向官渡區檢察院提請逮捕,但未獲準。站地區公安分局又向昆明市檢察院提請復核,2004年1月,昆明市檢察院作出了撤銷不予批捕決定,之后,官渡區檢察院作出了對孫英杰的批捕決定。2004年1月17日,警方派人趕到湖州將孫英杰逮捕,孫再次被關進了看守所。

  2005年7月26日,官渡區法院認為公訴機關指控孫英杰犯職務侵占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審宣判孫英杰無罪。

  起訴廠家侵害名譽

  2006年2月15日,備感疲憊的孫英杰拿到無罪判決后回到湖州,打算開始新的生活。

  孫英杰選擇了做老本行。他與河南一家藥廠簽訂了代理協議,為這家藥廠做醫藥代表。正當孫英杰投身這家藥廠的藥品推銷時,廠方突然解除了與他之間的協議,致函稱“圣火公司有一份文件說你有貪污、挪用貨款行為”。

  原來這份文件是圣火公司于2000年9月22日向浙江省各醫藥主管、銷售、醫療單位發的函,文件中稱“孫英杰違法私刻公章,挪用、貪污公款近百萬元”。孫英杰黯然離開這家藥廠后,又先后找了許多藥品生產企業以及醫藥公司,對方都以同樣理由婉拒了。

  為此,孫英杰于2006年5月向市中級法院起訴,要求法院撤銷圣火公司所發的文件,停止對其名譽侵害,在該文件發送范圍內另行發文,對其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并賠償其經濟損失769.3萬元,以及精神損害撫慰金10萬元。

  巨額損失難以認定

  法院審理后認為,雙方因在履行《產品銷售承包合同》過程中對賬目發生爭議,實為一般的債權債務糾紛。但圣火公司制發書面通知稱孫“私刻公章,涂改發票,挪用、貪污貨款高達近百萬元”,其行為已構成對孫的名譽侵權。不僅如此,此后圣火公司又以孫侵占其巨額貨款為由,向不同的公安機關迂回告發,存在捏造或者歪曲事實進行誣告陷害的情形,根據有關規定,其行為屬于借檢舉、控告之名侮辱、誹謗他人的行為,同樣構成名譽侵權,依法應當承擔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其實,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賠償數額問題,孫的訴訟請求與法院的最終判決相差懸殊。據法院介紹,圣火公司的侵權行為雖然直接導致了孫與其他制藥廠的代理協議被中止,但孫因此喪失的只是繼續為該廠代銷藥品并獲取經濟利益的機會,孫實際能否按合同約定完成銷售任務尚不能確定,加上銷售價格的不確定以及孫未能舉證證明其銷售成本的構成,所以孫因合同中止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難以認定,現在僅憑合同約定的銷售指標數計算其預期損失,依據不足,最終法院綜合考慮過錯責任程度、孫在被侵權前的銷售收入等因素酌情作出了上述判決。

欧美老妇牲交VIDO,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欧美色欧美亚洲日韩在线影院